5.0

2022-08-30发布:

推倒小东邪郭襄

精彩内容:

此時,令狐沖、郭襄和曲非煙在劉府吃完酒席,這便進了來。

    曲非煙見到東方不敗後,猶豫了一下,說道:“師傅,你……你真的要帶爺爺回黑木崖啊?”

    東方不敗看著曲非煙,長歎一聲,說道:“非非,你要知道,正邪不兩立,你爺爺畢竟是我神教中人,跟劉正風如果再在一起,到時候恐怕反而會害了他們!”

    令狐沖點了點頭,也說道:“是啊,非非,你爺爺畢竟是神教中人,跟劉叁爺相處太久,恐怕嵩山派不會善罷甘休,所以還是讓你爺爺回黑木崖的好!”

    “哦!”曲非煙有些失望地點了點頭。

    郭襄這個時候走上前,拉住曲非煙,在她耳邊低語幾句,曲非煙登時笑逐顔開,說道:“那倒也是,這樣便好了!”

    東方不敗一愣,問道:“襄兒,你在跟非煙說什麽?”

    “沒什麽沒什麽!我們什麽都沒說!”郭襄和曲非煙趕忙擺手道,曲非煙心想:“郭姐姐說師傅最聽令狐大哥的話,以後只要令狐大哥多求求師傅,爺爺和劉爺爺定能再見,這話可不能說出口!”

    令狐沖說道:“白姐姐,明要回黑木崖嗎?”

    東方不敗點了點頭,說道:“正是,離開黑木崖也有段日子了,我必須趕回去處理教務!你們也跟我一起去黑木崖吧!”

    令狐沖一聽,搖了搖頭,說道:“不,白姐姐,我不去黑木崖,我想再去別的地方遊玩兒一下,過幾個月在去黑木崖見你吧!”

    東方不敗一愣,繼而有些失望,不過隨即想起自己可以隨時進入空間見令狐沖,也就釋懷,于是說道:“這樣啊!那好吧,不知道你想去哪裏啊?”

    “這個……去哪裏呢……”令狐沖一時有些爲難。

    “不如去洛陽吧!”忽然,門口傳來了王細雨的聲音,接著就見王細雨和雪心還有喀絲麗走了進來。

    “啊?去洛陽?”令狐沖等女吃了一驚。

    “是啊!”王細雨有些興奮地說道,“沖弟,我已經多年沒有回家了,我想回去看看父親還有兩位哥哥,並且禀告家裏出的事情,還有……還有我們的事情……另外,洛陽多名勝古迹,你們也可好好遊玩兒……”說到這裏,王細雨的玉臉上頗有些紅潤。

    “哦,對,雨姐你是金刀王家的人!”令狐沖微笑道,心中卻對這所謂的金刀王家頗不以爲然,也就是一個青城派的實力,在自己眼裏根本不夠看。

    不過,一想到任盈盈也可能在洛陽,令狐沖就有些不能不去洛陽的感受了,忍不住偷偷看了雪心一眼

    東方不敗顯然也對金刀王家不看在眼裏,緩緩說道:“既然如此,令狐沖,你們就去洛陽的那個什麽金刀王家吧!我先帶非煙和曲洋去黑木崖,等把事情處理完,我會先去看看儀琳,在來找你們的!”

    “那好!就如此吧!”令狐沖呵呵笑道。

    ※※※

    大家各自散去休息之後,令狐沖笑著拉著郭襄來到外面的草地上,說要和她談心,郭襄自然不會不同意。而令狐沖,卻是在想著能不能吃了這個小美女。

    來到外面草地,二人坐下,看著空間裏面天空的滿天星辰,令狐沖歎道:“襄兒,你現在還喜歡這個世界嗎?”

    郭襄一聽,淡淡一笑,說道:“以前還有些不習慣,可是現在已經好了!”

    “那便好了!”令狐沖說著,望著郭襄俏麗的臉龐,心中實是對這個少女愛慕不已,心想若與她結爲夫妻,那該是多麽好的事情呀!心下不禁癡了。

    郭襄望著令狐沖,見他眼中有異,不禁一驚,問道:“令狐大哥,你怎麽了?”

    令狐沖望著郭襄美麗可愛的臉蛋兒,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將郭襄攬入懷中。

    郭襄嚇了一跳,待要掙紮,但令狐沖武功遠勝于她,郭襄哪裏掙脫得開?待聞到令狐沖身上濃重的男子氣息,更是癡了,不禁臉頰通紅,乖乖地任由令狐沖抱著。

    令狐沖聞著她身上獨有的處子幽香,心下不禁又是歡喜,又是激動,低聲問道:“襄兒,令狐大哥好喜歡你,你喜歡令狐大哥嗎?”

    郭襄一聽,臉紅的就如同紅蘋果一般,低聲道:“令狐大哥,怎……怎麽忽然問起這個問題來了……”

    令狐沖說道:“我不管,我只知道我喜歡你!你究竟喜不喜歡我?!”

    郭襄這幾日和令狐沖相處,被令狐沖豪爽的性子早已征服,再加上令狐沖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個知道她來曆的人,二人共同話題很多,所以郭襄已對他暗許芳心。

    將頭深深買在令狐沖懷中,低聲道:“令狐……令狐大哥是大英雄大豪傑,襄兒自然是喜歡的……”郭襄的聲音小的如同蚊子一般,要不是令狐沖武功高明,內力深厚,耳力驚人,還真聽不到。

    令狐沖心下大喜,望著襄兒,伸嘴朝她那誘人的櫻唇吻了下去。

    襄兒大吃一驚,趕忙掙紮,可她武功不及令狐沖,如何掙紮得開?只掙紮了幾下,嗅到令狐沖身上厚厚的男子氣息,登覺全身似乎要融化了一般,周身沒有一丁點兒力氣,只得任其擺布了。

    令狐沖將舌頭伸進了襄兒嘴裏,和襄兒的香舌盡情的交纏著,右手則漸漸移了下去。他的左手仍摟著她的纖腰,右手已經在襄兒那十六年來從未有人碰過的豐滿的酥胸上撫摸了起來。

    襄兒此時已有些沈醉,忽的感到胸口私密之處被令狐沖撫摸,不禁全身一僵,雙手忍不住勾向了令狐沖的脖子。令狐沖的膽子漸漸大了起來,左手慢慢下滑,在令狐沖的美臀上輕輕揉搓起來。

    襄兒現在已是意亂情迷,要不是她的嘴被令狐沖的嘴死死堵住,恐怕便要呻吟出聲了。漸漸的,令狐沖的手伸向了她的衣帶,輕輕地解了開來……

    衣衫橫飛,玉肉裸露,很快的,令狐沖和郭襄,就在這草地之上,赤裸相對了。

    郭襄的身體非常完美,十六歲的少女裸體給了令狐沖很大的震撼,細滑白皙的肌膚,圓潤動人的椒乳,修長美麗的玉腿,毛發還不密布的,一切的一切,都是讓人看著欲火萌生的絕美身姿。

    此時,令狐沖的兩只大手不知道什麽時候攀上了郭襄胸前兩只挺拔的小白兔,輕輕揉搓,大嘴輕輕舔吻上郭襄精致小巧的耳朵,全身欲火在胸口噴湧而出。

    “嗯……”郭襄嬌軀微顫,幾乎都要癱軟在草地上,俏麗的小臉上泛起異樣的潮紅,看的令狐沖食指大動。對著郭襄微張的小嘴狠狠吻了下去,舌頭撬開貝齒鑽進郭襄的小嘴,追逐起對方的小舌頭。

    良久,唇分,郭襄美目微閉,睫毛輕輕顫動,令狐沖心一橫,將郭襄橫抱起來,快速進了房間,輕輕放在床上,再次對著郭襄微張的小嘴吻了下去,一只大手肆意揉搓著一雙雪白堅挺的小白兔,郭襄小嘴微張,輕“恩”出聲。

    令狐沖另外一只手也沒閑著一路下來越過平坦的觸碰到芳草萋萋的,肆意的撫弄。

    郭襄嬌軀微顫,顯然是令狐沖的撫弄起了效果了。

    一對雪白的小白兔暴露在空氣當中,兩粒殷紅色的葡萄微微戰栗著,令狐沖終于放松對她柔滑的小舌頭的追逐,矮下頭一口叼住右邊嫩紅色的小葡萄,另外一手卻還不依不撓的在她左邊的小白兔上肆虐,郭襄平時就算是自己洗澡也很少觸碰的小白兔在這一刻受到了連續不斷地撫弄。

    郭襄嬌軀微顫,俏臉上露出不知道是痛苦還是快樂的表情,輕輕哼著,幕一次感受著這別樣的感受。

    郭襄就像一只錄光的小羊一樣呈現在令狐沖的面前,奮力一擊,頓時小令狐沖就進入了一個溫熱的所在,宛如一道電流瞬間流便全身。

    郭襄微微蹙眉,輕“嗯”一聲,一抹紅色的代表曾經的少女時光的印記赫然出現在雪白的花邊傳單上。

    兩行清淚悄然從郭襄的美目中滴落下來,浸濕了枕套,是歡喜還是悲傷

    也許都有。在這一刻過後她將告別少女時代,曾經純真的日子不再回返。

    會後悔麽?也許吧!但是不是此時。

    令狐沖此時嘿嘿一笑,羞的郭襄面色更紅了,可是腦海還來不及轉動,那巨大的已經加大了的幅度,頓時,微微的疼痛帶著無比濃郁的快感從自己的之中一下子隨著令狐沖的抽動沖進了自己的身體,沖進了她那早就被陰陽真氣和令狐沖的勾引出來的擁有強烈的的心田,霎時間,郭襄微微呆滯之後不由的呼吸濃郁了起來,一雙美麗的眸子越發的水潤,更是透著一股子妩媚之色,這一刻,這個初爲女人的少女開始展現她那清冷下的火熱!

    “嗚嗚……哦……哦……恩……!”

    令狐沖那粗大的在郭襄的之內緩緩的著,幹的郭襄的已經開始加速的分泌出來,很快,那原本還緊窄的被令狐沖的插的橫流、潤滑不已,郭襄不由的雙眸也開始迷離了起來,那躺在男人的身下被男人的幹的快感,是她從來沒有經曆過的,這種興奮的快樂帶著被奸的羞恥之感,讓她那的敏感身子很快便給身體內的研磨了,潮紅的臉頰帶著紅潤的光澤,在令狐沖的大的沖擊中郭襄整個人都在那大床之上不住的上下搖晃著!晃動的她的心也跟著酥了,轟紅潤的紅唇內哪怕因爲矜持極力的壓制,也不由的嗚嗚的嬌吟了起來!

    輕微的嬌吟卻一下子讓郭襄整個人都充滿了羞澀,她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被男人幹的這樣羞恥的歡叫,可是,那滾燙的在自己的中進進出出的的感覺卻是那般的讓人快樂,讓她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偷偷的睜開羞澀的眼睛,卻看到那個霸占自己的男人正興奮的雙手抓著自己的聳動著身子不停的沖擊,而自己的身子竟然可以在他那小身子的沖擊下無比劇烈的搖擺晃動,這種感覺,讓她心中羞澀不已,被心愛的人幹著,讓她心中充滿了一股異樣的刺激之感,不由的,那種歡樂的感覺更加的濃郁了,她只覺得自己的身子酥癢的仿佛要癢死一般!

    “唔唔唔……嗯……哦……令狐大哥……!”

    雖然極力的克制,可是郭襄還是無法忍耐這種自己的被令狐沖的蹂躏的感覺,她無比羞澀的發現自己的中隨著令狐沖幹自己的幅度越來越大也越來越濕潤,更是流落到自己的嬌臀之上,這樣她心中的快感更加的深刻了,哪怕不敢大聲的呻吟,可是還是不由的呼喚著已經占有了自己的男人令狐沖的名字,表達著自己被幹的快樂和內心對自己有了相依相偎的男人的歡欣!

    郭襄的嬌吟聲和那羞澀的模樣,讓這個平日裏清純的少女充滿了別樣的美感,看的令狐沖的雙眸不由的大是興奮,尤其是令狐沖在幹著郭襄的小的時候,那一雙手還在把玩著郭襄的椒乳,那嬌嫩挺拔的感覺,讓令狐沖揉捏的舒爽無比,不由的,在她這樣嬌態之上,令狐沖玩弄的力度更大了!

    “唔……!輕點,有,有些疼!”

    令狐沖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揉捏的力度大了許多,頓時抓的剛剛體會男女歡愛的郭襄舒爽中帶著疼痛,嬌羞的看著令狐沖忍不住輕輕的挺了挺自己的胸脯,那一雙卻給令狐沖揉的紅豔豔的!

    “襄兒,呼呼……!太美妙了,襄兒不但身子完美,而且,小竟然這麽緊,夾的我好舒服,而且,而且裏面還會動啊,襄兒,太美妙了,的小真的好爽,我,我有些控制不住……!”

    令狐沖在郭襄的嬌吟聲中不由的興奮的說著,雙眸火熱的看著在自己身下婉轉承歡的小東邪,只覺得刺激無比,只是那羞人的話一下子讓郭襄整個人都羞憤的道:“你,你說什麽呀,什麽小,小……羞死了,嗚嗚……!“

    郭襄畢竟是處子新破,那矜持的心情讓她說不出那些粗俗的話,尤其是在令狐沖的時候,早已經嬌羞無限的她根本說不出來,只能嬌嗔的白了令狐沖一眼,卻也惹來了令狐沖更加興奮的沖擊,頓時,令狐沖的大在郭襄那狹小粉嫩的內狂進狂出,幹的郭襄的身子在床上呼呼的搖動著,如同大海中的飄萍一般的被海浪沖擊的飄來蕩去,那彈性的嬌軀不住的肉顫!更是壓制不住的呻吟了起來,只是她的呻吟雖然帶著嬌羞的模樣讓令狐沖看的歡喜,可是更更希望這個已經被自己占有並且在自己下婉轉承歡的美麗姑娘能夠更加浪一些!

    “嘿嘿,我的襄兒,你是不是被我幹的好舒服呀,如果舒服就叫出來哦,我喜歡聽我的女人在被我幹的時候興奮的哦,這個樣子你也不用壓抑,我也會更加的興奮,襄兒,你看,你的身子都被我幹的紅豔豔的,好可愛,好美麗,來吧,就讓我好好的用品嘗襄兒的的美味吧,一定會給你帶來更大的快樂,讓你知道,做了我的女人,你只會幸福,不會後悔!”

    令狐沖興奮的期待中大更加的快速的了起來,一時間,幹的郭襄的泛濫,帶著那濃濃的味道,讓這一對男女之間的更加的濃郁了!

    狂猛的沖擊如同海浪一般一浪高過一浪,沖擊的郭襄的嬌軀越來越興奮,那中的甜美滋味,在的奸下充滿了讓人銷魂的快樂,配合著令狐沖那渴望的聲音,在郭襄的腦海中不斷的引誘她的神經,引誘的郭襄在如此的癡迷當中差點控制不住自己就隨了令狐沖的心願,然而,終究還是一個初經人事的女人,她還是有些放不開!

    看著郭襄那既渴望發泄,又嬌羞無限的模樣,令狐沖不由的嘿嘿一笑,猛的深吸了一口氣,下一刻,那巨大的在他猛的加速之下對著郭襄的狠狠的插了進去,速度越來越快,這一刻,郭襄的被幹的一陣陣的狂顫,那嬌媚的身子,在大床上不斷的上下起伏,被令狐沖幹的更加的香豔不已,這一刻,那狂猛的沖擊和令狐沖那用力的抓著她胸前飽滿的雙乳的揉捏,都帶著無比強大的刺激,沖擊著她那僅剩的理智和矜持!

    “撲哧撲哧……!”

    迅猛的沖擊讓那早已經洪水泛濫的爆發出了這樣蕩的水聲,這種蕩的聲音之下,郭襄不由的被那強烈的沖擊幹的再也控制不住的叫了起來:“唔唔唔……啊啊啊……好……好快……好讓人興奮……怎麽會這麽快樂?啊陽……唔唔唔……輕……噢噢噢噢……輕點……!”

    終于讓郭襄放下了矜持了起來,令狐沖興奮的呼吸猛然一促,不由的在這般的興奮下猛的抽出自己的大,對準那水流嘩啦啦的流淌的再一次噗嗤一聲狂入,頓時插的迷離的郭襄嬌軀猛震,啊的一聲尖叫,下一刻,猛的揚起了身子,抱住了身上的令狐沖帶著的興奮嬌吟道:“唔唔唔……太猛了……好……好難受……可是好興奮……令狐大哥……不……不要這樣……唔唔唔唔……我……我受不了……噢噢噢噢……!”

    郭襄被這麽深深的一刺直接刺的腦海一陣空白,全身都抖動了起來,只覺得自己再也抗拒不了令狐沖那奸的快感,忍不住了起來,她那興奮的身子依舊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小裏面那被這一下幹出的濃烈的,好似都可以想到那被一插之下四濺的穢的樣子,那矜持的心一下子在羞澀中顫抖,那火燙的,充斥著自己的,勾動著身體內的,也品嘗著裏面的!

    “呼呼呼……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好爽……我……我好舒服……令狐大哥……我……我真的好舒服……爲什麽這麽美妙……太爽了……唔唔唔……啊啊啊啊……令狐大哥……你……你好厲害……我……我好愛你……!”

    郭襄的在第一聲出口之後便再也控制不住了,這種感覺就如同吸毒一般會上瘾的,她只覺得每一次都讓她有種羞恥的興奮感,讓她的身子更加的快樂,一聲比一聲的高亢的叫聲,讓令狐沖知道,這個被自己好不容易幹掉的女人終于完全的臣服自己了,這一刻,那種征服一個茫然動情的女人帶來的快樂讓他心中無比的滿足,尤其是這麽一個著名的武俠美女,令狐沖顯得無比的興奮,那幹著郭襄的更加的賣力了,呼呼的之中,插的郭襄的紅潤潤的美豔無比,在這樣的沖擊中,郭襄泛濫之間嬌吟連連,兩個人默契的歡愛,讓彼此的愛意更深了一層!

    “啊嗯……啊嗯……嗯嗯……!”

    深濃的愛意之中,郭襄才真正的感覺到此刻的自己在令狐沖的疼愛之中真正的從一個女孩蛻變成了真正的女人,她羞澀中帶著無盡的歡愉享受著自己那嬌嫩的之中令狐沖那狂猛的!此刻的她,才真正的開始體會作爲一個女人真正的快樂!不由的,在這般的轉變中,她那雙逐漸淹沒了清冷轉爲女人的妩媚的眸子帶著羞澀的柔情看著還在自己的身體內幹著自己的小男人!

    “唔……襄兒,好爽,的感覺真的好爽,襄兒的小真是,我要一輩子都這樣可以幹襄兒的!襄兒,你喜歡我這樣嗎?”

    令狐沖著自己的,沖刺著郭襄的,只覺得一股股的摩擦的快感,從郭襄的之中傳來,弄得上快樂無比,令狐沖不由的興奮的抓著郭襄的大力的揉捏著,更是忍不住低下頭,在她那紅潤的雙唇上輕輕的一吻,隨即伏在她那精致的耳邊柔聲呢喃道!

    強烈的沖擊讓郭襄的呼吸越來越濃郁,那快感好似疊加一般,不斷的沖擊著她的身心,讓她快樂的想要歌唱,可是,令狐沖這般的粗野的動作和那羞人的話,卻讓她羞澀的呐呐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含著羞恥的感覺,低低的應了一聲:“恩……喜歡……!”

    這一聲喜歡無意更加的點燃了令狐沖的之火,霎時間,那粗野的動作更加的大了,産生的快感也更加的濃郁,那粗大的插著郭襄的小,讓郭襄只覺得自己的內湧出來的水流和快感都那般的強烈,無盡的情潮一起湧來,讓她覺得自己的心口好似沈甸甸的,帶著一種快樂的無法發泄的苦悶之感,這一刻,她再也克制不住的浪聲大叫了起來,發泄著自己內心的情潮,發泄之間,那擡起的雙腿晃動著更是自己的迎合著令狐沖那粗大的奸自己的動作!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好舒服……好爽……令狐大哥……你……你好厲害……唔唔唔……我……我從來沒有體會過這種感覺……太強烈了……你……你這個小壞蛋……用盡辦法要得到我……現在你……你終于幹了我的身子……你……你滿意了嗎?唔唔唔……我也好舒服……好爽……原來男女歡愛這麽爽快……快……大力一些……我……我好喜歡……唔唔唔唔……我現在相信你會讓我幸福了……可是……令狐大哥……要……要以後多疼愛我一些!”

    郭襄二十歲,在現在雖然不是很大,可是也算是一個成熟無比的女人了,從來沒有經曆男女歡愛她或許還能夠抗拒誘惑,可是如今品嘗了令狐沖帶來的那種讓靈魂都顫栗的刺激之後,她也被令狐沖勾引奸的陷入了的深淵,只怕再也抗拒不了令狐沖的了,這一刻的她興奮中扭擺著自己在令狐沖身下的嬌軀,仿佛有些索取無度一般,那處子的少女這一刻仿若爆發了那清冷的脾性之下的火熱的!

    感受著身體上的男人那貼著自己的身子前後聳動的動作,帶動自己的嬌軀不住的顫動之間,那在自己的內進進出出的幹著自己,郭襄羞澀中帶著興奮的自己的嬌臀迎合著自己男人的沖擊,讓這種第一次卻刻骨銘心的歡愛更加的強烈,更加的讓她癡迷歡快!這一刻,那清冷的心好似被令狐沖的欲火蒸烤了一般的徹底的融化了!

    令狐沖用了那麽多的手段好不容易占有了這個小東邪,令狐沖自然要好好的品位一番,巨大的幹著這個小東邪。一雙手離開了她那高挺的雙乳,轉而在郭襄的全身遊走撫摸了起來,那嬌嫩彈性的肌膚帶來了無與倫比的觸感,令狐沖興奮的同時,卻發現在自己的撫摸下,郭襄的身子越來越熱,越來越紅,這種情況,讓令狐沖很快便想到了女人的模樣,不由的心頭一顫,頓時興奮的更加快速的沖擊起來了,他好像看看這個美麗的少女在自己的下的嬌豔模樣!

    “噗嗤噗嗤噗嗤……!”

    極速的聲猛烈的傳來,本來就肉波顫顫的郭襄更是在令狐沖這種沖擊之下更爲歡快的聳動了起來,一雙嬌挺的上下甩動著,看的令狐沖的目光不由的炙熱無比了起來!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好爽……太美妙了……呼呼……令狐大哥……你好棒……太刺激了……我……我受不了了……你……唔唔唔太深了……我了……我……我有種好奇妙的感覺……要……要飛了一般……令狐大哥……我受不了……可是……可是還想要更快更深……愛我……用力的愛我……令狐大哥……唔唔唔……飛了……不行了……要飛了……啊……!”

    隨著令狐沖那狂猛的沖擊,好似每一下都直插郭襄的心肝上,插的她有若癫狂了一般,再一次令狐沖那猛烈的沖擊直插最深處的時候,仿佛再一次的頂在了身體裏面最柔軟的一般,郭襄全身猛的一繃,一聲尖叫之後,那潮紅的面容浮現了一抹詭異的興奮,下一刻,整個人都癡迷的好似飛上了天一般,頓時,肌膚紅潤閃爍著奇異的光彩,郭襄在這迅猛的一波的沖擊中瞬間達到了!

    不由的,令狐沖的目光癡癡的從郭襄的嬌容上移到了他們兩個的地方,看著郭襄那被自己插開的粉嫩的,竟然美麗的讓令狐沖咕噜一聲吞了吞口水,而此刻的郭襄品嘗到了人生中第一個開墾的,頓時顯得茫然又興奮的喘息著,那一雙玉臂在床上不斷的移動,玉手好似尋找著令狐沖想要抓住令狐沖尋求這種靈魂飛翔的安慰!

    然而,此刻的令狐沖依舊沈浸在的歡愉和的沖擊中,在短暫的停頓之後,她再一次的用自己那滾燙火熱的幹起了郭襄那水潤潤的小!頓時,撲哧的聲再一次的傳來,郭襄的在的高峰中緊緊裹著令狐沖的大,給令狐沖帶來了巨大的刺激!

    郭襄興奮的癡迷中再一次的體會到的沖擊,不由的雙眸一陣癡迷的水潤,紅潤的小嘴不由的嗚嗚的開合著呻吟著,那顫抖的身子更加的敏感的扭動了起來,呼呼的喘息聲傳來,她那癡癡的目光凝視著幹自己的男人,心頭猛的一陣柔軟,不由的伸出手撐在令狐沖的胸口,帶著愛意的輕柔的撫摸著這個從今以後要一生占有自己的男人!

    水融之中,郭襄對令狐沖的愛意越發的濃郁,不由的嬌癡的自己有些酸痛麻癢的迎合自己男人的沖擊,自己滿足了,也想要自己的男人滿足,她這一刻真正的體會到令狐沖的強大!心中不由的羞羞的想到:“怪不得他這麽色,令狐沖居然這麽厲害,以後可真是……”

    體會到這種至美的滋味和令狐沖的強大,郭襄只覺得自己將來一定會被他幹的吃不消的。可是,內心卻更加的幸福和快樂,一個強大的男人才是女人的幸運!

    “嘿嘿……襄兒,是不是很爽啊,的滋味如何?你男人我厲害吧,哈哈,不過,哦,襄兒,你的小好緊,緊的讓我靈魂都要飛了,可是,我還沒有吃夠你的小,我要好好的,玩你,讓你一輩子都這樣享受我的疼愛,怎樣,襄兒,舒服吧,舒服就叫出來哦,我,我會很興奮的!”

    令狐沖一邊用自己的大狠狠的幹著郭襄的小,還一遍用自己的話來刺激這個美麗少女,心頭一股股異樣的快感,讓他的目光越發的火熱了起來,每一次在郭襄的內,令狐沖都可以感覺到這個女人的內都會隨著自己的微微收縮,好似要裹住入侵的一般,然而每一次抽出,都會帶出大量的濃濃的,那甜美的氣息溫熱的溫度,都刺激的令狐沖心頭更加的渴望了起來!

    “撲哧撲哧……!”

    令狐沖更加奮力的幹著郭襄的小,幹的郭襄也終于開始回應了起來:“唔唔唔……又有感覺了……好奇妙……噢噢噢噢……用力……再用力一些……令狐大哥……你……唔唔唔……人家第一次……你……你就這麽強烈……太難過了……可是……可是好舒服……我又被你玩的要飛起來一般……舒服……太美妙了……令狐大哥……快……深一些……再深一些……就像剛剛……你……你插的好深……頂的我裏面好興奮……唔唔唔……也好癢……癢死我了都!”

    令狐沖興奮的叫聲中顯得更加的嬌媚了,看的令狐沖的目光驟然火熱了起來,興奮的抱著郭襄的大腿,把玩了一番之後用力的向兩邊分開緊緊壓在床鋪上,這一刻,郭襄好似只有上半身和一般,兩條大腿在身體兩側死死的壓著,令狐沖的大更加的有感覺了,幹的更深了,狂猛的沖擊著偶眼丹若的嬌軀和,幹的她呀呀的驚叫著,爽的她整個人都癡迷了起來!

    “唔唔唔……呀……爽……好爽……唔唔唔唔……太美妙了……你……你我了……唔唔唔唔……令狐大哥……我愛你……好愛你……唔唔唔……!”

    令狐沖挺著她的叫聲和愛意,更是感受著自己在她的小內的,察覺到裏面的熱度越來越高,濕潤無比的好似又一次收縮了起來,讓令狐沖不由的感歎這個處子少女的敏感,這也讓令狐沖更加興奮的沖擊了起來,幹的郭襄那妖娆的腰身扭動著好似引誘令狐沖更加深入一些,也激發著令狐沖的熱情,讓令狐沖呼呼的喘息著每一次都一插到底!

    令狐沖一邊著,一邊地頭看著被自己奸的小,看著那紅潤潤的顯得泥濘的小,心中的香氛越發的濃郁了!

    “襄兒,,你這個美女,看著你這麽高貴的武林世家的美女被我這個男人幹,我,我好興奮,哈哈,襄兒,美不美?”

    令狐沖心中邪惡的念頭又閃現了,邊幹邊羞辱著郭襄,刺激的小東邪郭襄整個人都開始胡言亂語了起來:“唔唔唔……幹我……快我……唔唔唔……我……唔唔唔唔……噢噢噢噢……快……快幹我女……唔唔唔爽……太爽了……我吧!”

    “深一些……在深一些……唔唔唔……好熱好大的……幹的我小、小裏面好多的水……唔唔唔唔……爽死我了……大哥哥……快我吧……唔唔唔……好癢……癢死人家了……快用你的大插深一點……給我止癢……唔唔唔……!”

    被令狐沖狂猛的沖擊幹的完全沈浸在中的郭襄已經放下了所有的矜持和羞澀,了起來,那無意識的蕩的模樣,顯得那麽的火熱無比,看的令狐沖心中呼呼叫爽,大撲哧撲哧的插進抽出的更加的賣力了!

    巨大的興奮之中,郭襄在癡迷的中興奮的扭動自己的腰身,那柔嫩彈性的肌膚曼妙曲線的腰身,都顯得那麽的誘惑,那被令狐沖努力的壓下去的雙腿完全的承托出了那一雙嬌挺的豐臀,這一刻更是搖擺著迎接著令狐沖的每一次的沖擊,沖擊中,胸前的一雙嬌挺的更是歡快的搖動著,顯得那麽誘人!

    “唔唔唔唔,噢噢噢噢……!”

    “呀……唔唔唔……哦哦哦……啊啊啊……!”

    郭襄纏綿浪蕩的呻吟是渴求更多疼愛的征兆,令狐沖充滿欲的眸子在她那赤裸的嬌軀中不斷的掃視著,尋找更大的刺激,那巨大的起起伏伏的著,讓兩個人那結合的不會更加的緊密,在沖擊中,郭襄更是嬌挺迎合顯得那般的姿勢撩人!紅潤的小嘴內、哈氣如蘭的散發著女人的甜美香味,刺激著令狐沖的越發的蓬勃,每一次,都道郭襄的深處的之內,那撲哧撲哧的聲和的肉碰肉的撞擊聲,讓整個房間香豔穢的氣息更加的濃郁了,巨大的,更是每一下都撞擊著郭襄的,幹的她癡狂的扭擺著!

    “噢噢噢噢……啊啊啊……爽……爽死了……唔唔唔……太妙了……令狐大哥……我的男人……我……我再也不要離開你了……唔唔唔……!”

    郭襄癡迷的體會著這種讓人抓狂的快感,玉手死死抓著棉被,那秀美的腦袋更是左右搖擺著甩動著自己的短發,那英姿幹練的模樣配合著情潮的妩媚,顯得那麽的美豔,從今晚打算來令狐沖家讓幹的那一刻,她已經徹底的把自己看做令狐沖的女人,從她的那一刻,她已經徹底的被令狐沖完全征服了,從這般強烈的沖擊和令狐沖的強大中,她更被征服的一點自我都不願意保留了,中,每一次都顫抖的厲害,因爲令狐沖每一次,都好似帶著電流一般,電的她全身發麻發癢!弄的整個人都好似迷亂了起來,只想要尋求更多自己的這個男人的疼愛!

    “太爽了……這個女人真是極品……!”

    令狐沖都不由的被此刻的郭襄深深的吸引了,小這般的美味,身子如此完美,加上那水潤潤的眸子帶著情潮的快樂,好似隨時都會滴出水來,這樣的冷豔與熱情的交織,那般的沖擊人心!

    “唔唔唔唔……好美……太美妙了……我……我又要不行了……要飛了……唔唔唔……令狐大哥……再快一點……讓我死吧……唔唔唔……!”

    郭襄終究還是耐不住這種被大狠狠奸的快感,讓她整個人都全身劇烈的抖動了起來,那纖細的腰身和豐挺的臀部都強烈的扭動了起來,的激烈的撞擊和晃動,更是讓她快感不斷,這一刻,她在這種靈魂崩潰的第二次沖擊下,竟然一下子掙脫了令狐沖壓著她雙腿的手,那一雙解脫的雙腿死死的圈住令狐沖的腰身,帶著無比濃烈的呼吸,猛的整個人都仰起了身子,死死抱著令狐沖與令狐沖緊緊相貼!

    “嗚嗚……讓我飛吧……噢噢噢噢……好爽……來了……要來了……唔唔唔……又死了……唔唔唔……。啊……!”

    郭襄雙腿猛的收緊,死死的壓著令狐沖的身體刺入自己的深處,又一次的強烈的快感,她終于再一次的了,而就在她那溫熱的噴打的時候,令狐沖只覺得全身一震,一股奇異的快感也從自己的尾骨處湧來,讓沒有控制自己的噴射的令狐沖也很自然的在這一刻與郭襄一起達到了,他也要用這一瞬間幫助郭襄走入他禦女神妃的階段!

    “唔……襄兒,我也要來了,一起吧,射給你,都射進你的裏,唔唔唔,灌滿你的身體打上我的痕迹!”

    令狐沖一聲低吼,頓時噗噗的射出了滾燙濃郁的,全部都射入了郭襄的深處!

    “唔唔唔,了,都射進來了,好多……好燙,啊,受不了了,燙死我了,我,我又來了……!”

    那滾燙的一下子刺激的剛剛的郭襄全身猛的一緊,那顫抖的瞬間開始猛烈的收縮,吸允著令狐沖的大吃著他的,也讓她在這一刻又一次的了,頓時,交融之下,令狐沖猛的張嘴吻住了郭襄的紅唇,霎時間,郭襄嗚嗚的嬌吟了兩聲,眸子中閃過一絲茫然後更多的是嬌羞的沈迷,再一次的緩緩閉上眼睛,深深的喘息著緊緊抱著令狐沖的身子,讓他就這樣壓在自己的身上躺在那大床上,赤裸的兩個男女就這般糾纏著享受著奇異的美妙滋味……

    ※※※